當前位置: 首頁  >  新聞瀏覽  >  民進要聞

我和我的祖國一刻也不能分割

發布時間:2019-10-02  來源:遼沈晚報

放大

縮小

《遼沈晚報》整版報道有關草擬國旗、國歌等方案的過程以及生活中馬敘倫一些鮮為人知的故事

  【編者按】1949年10月1日,當“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成立了!”這鏗鏘有力的宣言,響徹天安門城樓,在《義勇軍進行曲》的旋律中,五星紅旗冉冉升起,歷史開始了新紀元。

  當時愛國民主人士馬敘倫禁不住熱淚盈眶。不久,他寫下“得宿”二字,標志著他顛沛流離、為正義流血戰斗的大半生,終于安得歸宿。

  在新中國成立之后,10月1日被定為國慶日,升國旗、奏國歌,每年“十一”全國人民都會以各種方式慶祝國慶,在國歌以及國慶日的由來上,馬敘倫先生的貢獻應該被銘記。

  馬敘倫最年幼的孫女——馬今日前接受本報采訪,追憶了當年有關草擬國旗、國歌等方案的過程以及生活中馬敘倫一些鮮為人知的故事。

  民主人士分批北上 最后全部匯聚沈陽

  “跟著共產黨走,是爺爺留給我們的政治遺訓。”談起祖父馬敘倫與沈陽的淵源,馬今說,爺爺不是共產黨員,在追求真理和建立新中國的過程中,他始終與共產黨人保持著聯系,始終是中國共產黨的知心朋友。

  1946年6月23日,中共代表團在南京同蔣介石進行最后一次和談,上海人民團體聯合會推選馬敘倫、閻寶航、包達山等為上海人民代表,另有兩名學生代表去南京呼吁和平。當代表團到達下關時,國民黨派遣的特務暴徒大打出手,馬敘倫等人身負重傷。

  同年7月,國民黨當局相繼殺害了李公樸和聞一多。根據斗爭需要,馬敘倫由中共地下黨組織安排到了香港。“臨去香港前,他詩贈我的爸爸馬龍章(幼子),示意其要到工農中,到共產黨領導的解放區去。”馬今說。

  1948年4月,中共中央到達西柏坡,人民解放軍已經轉入戰略進攻階段,新政協的召開和新中國的建立已勢在必行。“五一口號”的發表得到了社會各界包括各民主黨派和海內外民主人士的熱烈響應。

  “我們的全面勝利快到面前了,我們該準備我們的新中國和世界見面了。”馬敘倫完全接受中國共產黨的主張,投入到解放全中國的洪流中。

  “愛國民主人士主要集中在國統區,想把他們接送到解放區,是非常困難和危險的,當時國民黨還制定了87人的暗殺名單。”馬今說。

  據史料記載,1948年8月到1949年9月,先后20多批共350多位民主人士秘密北上,到達解放區,其中以從上海等地經香港北上為主流,且主要分成三批,并在東北哈爾濱、吉林、長春、丹東、大連、撫順、沈陽等地開展活動,實際了解中共領導下的解放區建設情況,最后匯聚于沈陽,從沈陽共赴北平參加新政協籌備會及政協第一次全體會議。

  馬敘倫在第二批秘密北上東北解放區的隊伍中,到1949年1月,三批由香港北上的民主人士全部抵達東北解放區并在沈陽匯合。沈陽鐵路賓館(現遼寧賓館)成為“北上”民主人士的聚集地。

  隨著北平和平解放,中共中央委托林伯渠迎接民主人士進京,共商大計。

  馬老是新政協籌備會 第六組組長

  1949年6月15日,在北平召開了新政協籌備會,當時選舉產生了21人的常務委員會,馬敘倫是其中之一,常務委員會最后決定成立6個小組,負責完成新政協的各項籌備工作。

  馬敘倫擔任新政協籌備會第六組組長,負責草擬新中國的國旗、國徽、國歌和紀年方案。

  “因為國旗、國徽、國歌是國家的標志和形象,代表國家的聲音,第六組由常務委員會指定若干人組成,從這一點可以看出其特殊性。”馬今說。

  同年7月4日, 郭沫若等人起草擬定《征求國旗國徽圖案及國歌詞譜啟事》,后經周恩來簽發,7月15日在人民日報、光明日報等各大媒體面向全國連續刊載8天。

  “到8月20日征稿截止,一共收到國旗的方案1920件,圖樣2992件;國徽方案112件,圖樣900件;國歌方案632件,詞譜694件,以及相關建議書24件。”馬今說。

  馬今告訴記者,當時《啟事》中對于國旗有一定的要求,如具有中國及政權特征,體現工農聯盟,以紅色為主等。

  在篩選過程中,經過大家討論,左上角四分之一處有方形圖案的,以及具有鐮刀斧頭這兩種類型與美國、蘇聯相類似,不予采納。“11號作品比較被看好,該作品上三分之一處為白色,下三分之二處為紅色,左上角有一顆紅星。”馬今說,但這個作品遭到愛國華僑陳嘉庚的反對,他認為該作品遠觀,在視覺上存在缺陷。

  又幾經討論,17號作品進入大家視線,在上半部分有一條黃色的橫線,左上角是一個紅星,在籌備會結束之前,選出了38幅作品,按復制1號到復制38號重新編號,復制3號就是初選第17號作品,復制第4號就是初選11號作品的修改稿。

  9月23日,662名代表,分成11個小組,對國旗、國徽、國歌進行廣泛討論。復制第3號在起初呼聲是最高的,但反對意見也不少,而且復制第4號將原有的白色修改為黃色,對此,大家認為,“無論是一條黃,還是一條白,都感覺革命不徹底。”

  9月25日,毛主席召集重要民主人士召開了座談會,毛主席拿出復制第32號,已經和現在的五星紅旗非常接近了,四顆小星包圍著一顆大星,“這體現了全國人民的大團結,紅色代表革命,寓意著不僅現在要革命,將來也要革命,不僅現在要團結,將來也要團結,既革命又團結,毛主席的提議得到大家的一致贊成。”

作者:王琦     責任編輯:張禹
江苏时时代理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