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會史縱覽  >  名人軼事

葉圣陶寫給黃裳的信二封

發布時間:2019-09-29  來源:摘自《書之歸去來》

放大

縮小

  “黃裳兄惠鑒:正欲作書,而十五日手示先到,敬誦悉。《淮上行》登出之時必令家中人念與我聽之。此法雖頗遲緩,總較對書興嘆為勝。得巴金之女小林來信,云用牽引法治傷腿,可不須動手術,然牽引須歷六周,臥床動彈不得,思之亦復可慮。蜀中書信,先友王伯祥先生家保留前期之一部分。 今分兩次載于《收獲》,渝州書載今年之末期,嘉州書載明年之首期,依尊意補入前曾刪去者,小引中且敘及尊意也。所云正欲作書,請道其詳。聞知從文研究服飾之著作已出版,屢與至善至誠商量,何日往訪從文一觀之。既而思訪晤之頃,聽念文稿既不可能,翻看圖版亦不能遍看且看清。即令假歸,其文亦未能遍聽,其圖仍未能看清,遂作罷。近接《讀書》十月號,知刊載尊作介紹從文此書,亟令至誠誦之,分兩次誦畢,我聽之大感欣慰。兄之文邊敘邊評,精當扼要,俾我宛然如讀從文之書,洵可感佩。而從文二三十年 來潛心著述,言必有據,思無虛騖,雖其憑藉之贍富,亦由識力之邃密也。此書由何家出版,尚未探悉。聞非國內出。我以為如此著作而不由國內出版社出,實為出版界之羞。不甚識貨,印刷技術差,皆堪羞也。我耳目均極差,極感不方便。惟念有涯總跟不上無涯,聊以自寬耳,余俟后敘,敬候撰安。葉圣陶。1982年11月19日上午。”?

  此信用鋼筆寫于稿紙上,字跡清晰有力,可見此時老人精力尚未大衰。?

  聽見有一本好書,就亟想一看,躍躍欲試之狀如見。隔了不到兩個月,他又來一信,還是有關沈從文的新書的。?

  “黃裳兄惠鑒:接到賜寄《金陵五記》,欣感如前度屢蒙贈書時,多謝,多謝。即將全冊徐徐裁開,此裁書亦為一樂。至于聽受,須待有人得閑乃可,已成習慣,不亟亟矣。于《讀書》聽臺從介紹《中國古代服飾研究》之作,興不可遏,即托范用同志代向香港購之。書去數日而巨冊已送來,訝其迅速,聽來者說明,乃知系范用同志出版社所藏。云盡可觀玩,不急于交還。此本價昂,國內亦將印行云云。范用同志之意深可感。惟觀玩此巨冊,言之亦復可懂。字體不小,墨色不淡,而我憑二鏡亦不能看清。只能看圖,圖之細微處固莫能辨,其說明亦依稀仿佛,看明白者不逮其半。如許文字不便聽人誦讀,只得放棄,其悵惘可想矣。近赴醫院,請問眼科大夫,可否認真檢驗, 配一副較便于閱覽之眼鏡。大夫悉心檢驗,斷言配眼鏡先須去白內障,而此非小手術,大夫亦不言為我動手術。我則從此斷念,不作重配眼鏡之想。得便時即令人念誦,不便時即不與文字為緣,只能如是,非安之不可。瑣瑣敘個人事,有瀆清聽,深歉。即請撰安。葉圣陶。1983年1月10日下午。”

作者:黃  裳     責任編輯:張歌
江苏时时代理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