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會刊擷英  >  精品文章

荷香暗渡又端午

發布時間:2019-09-30  來源:《湖北民進》2019年第2期

放大

縮小

  “疏疏點點黃梅雨,殊方又逢端午。”一個流傳了一千多年的民俗節日——端午節,走過了浩瀚的歷史煙云,傳承著歌唱民族和愛國詩章的文化氣息。在風風雨雨的歲月洗滌中,如一道絢麗的彩虹,映照著具有悠久歷史的文明古國。

  端午節,是我國漢族人民的傳統節日,最早記載于《荊楚歲時記》。因仲夏登高,順陽在上。五月正是仲夏,它的第一個午日正是登高順陽天氣好的日子,故稱五月初五為“端陽節”。《風土記》云:“仲夏端午,烹鶩角黍。端者,始也,謂五月初五日也。”民國初定為夏節,國民政府成立,改以陽歷五月五日為重五,亦稱雙五節,即民國十年孫中山就任非常大總統之紀念日也。(舒新城主編《辭海》中華書局出版)端午節還有許多別名。如“浴蘭節”“女兒節”“菖蒲節”“天中節”等,都是和民間習俗有關的一些生活細節而來。

  隨著歷史的變遷,端午節成為了緬懷屈原,寄托哀思的沉重日子。《續齊諧紀》:“屈原五月五日投汩羅而死,楚人哀之,每至此日,以竹簡貯米,投水祭之。”“漢建武年,長沙歐回見人自稱三閭大夫,謂回曰:‘此祭甚善。常苦蛟龍所竊,可以菰葉塞上,以彩絲約縛之,二物蛟龍所畏。’”《荊楚歲時記》:“俗謂是屈原死汩羅日,傷其死所,并命將舟楫以拯之,至今以為俗。”在端午習俗里,流傳至今遍布全國的主要有“賽龍舟”“吃粽子”等紀念活動,關于屈原有精典評價:《史記·屈原列傳》“……屈原至于江濱,被發行吟澤畔,顏色憔悴,形容枯槁,漁父見而問之曰:‘子非三閭大夫歟?何故而至此?’屈原曰:‘舉世混濁而我獨清,眾人皆醉而我獨醒,是以見放。’漁父曰:‘夫圣人者,不凝于物,而能與世推移。舉世混濁,何不隨其流而揚其波?眾人皆醉,何不哺其糟而啜其醨?何故懷瑾握瑜,而自令見放為?’屈原曰:‘吾聞之,新沐者必彈冠,新浴者必振衣,人又誰能以身之察察,受物之汶汶者乎?寧赴常流而葬乎江魚腹中耳。又安能以皓皓之白,而蒙世之溫蠖乎。’乃作《懷沙》之賦。于是懷石,遂自投汩羅以死。”

  屈原投汩羅江后,當地百姓聞訊,馬上劃船撈救,一直尋至洞庭,終不見屈原的尸體。那時,恰逢天雨,湖面上的小舟一起匯集在岸邊的亭子旁。當人們得知是打撈賢臣屈大夫時,再一次冒雨出動,爭相劃進茫茫洞庭湖,后來人們為寄托哀思,都在五月初五蕩舟江河之上,行吟詠嘆,文人墨客寫詩作賦。此后才逐漸發展成為龍舟競賽。百姓又怕江河里的魚吃掉他的身體,就紛紛回家拿來粽子投入江中。后來就成了吃粽子的習俗。(詳見南朝梁代吳均《續齊諧紀》和北周宗懔《荊楚歲時記》)看來,端午節吃粽子,賽龍舟與紀念屈原是相關的。它表明中國人民對屈原的道德觀念和人生理想有著高度的認同。因此,端午節也就成了中華民族表達對偉大詩人崇高敬意的一個節日。有唐代詩僧文秀《端午》詩為證:

  節分端五自誰言,萬古傳聞為屈原。

  堪笑楚江空渺渺,不能洗得直臣冤。

  又,明代邊貢《午日觀競渡》:“共駭群龍水上游/不知原是木蘭舟/云旗獵獵翻青漢/雷鼓嘈嘈殷碧流/屈子冤魂終古在/楚鄉遺俗至今留/江亭暇日堪高會/醉諷離騷不解愁。”

  “端午節”能在泱泱華夏流傳至今,最大的因素就是因了這位受人民敬仰的偉大詩人屈原。他的愛國憂民的情懷,他對祖國的無限忠誠及其“可與日月爭光”的巍巍人格與意志,使他成為我國文學史上第一位偉大的愛國詩人,感時懷古,撫今猶嘆!偉大詩人雖然行走在遙遠的古代,但他的從“小我”走向“大我”的思想及人生理念,他那壯麗輝煌的詩篇,卻是穿越時空,以一個濃郁的民族節日的形式,與我們相連千秋萬代。

  隨著經濟社會的發展,“端午節”這個緬懷屈原,寄托哀思的沉重日子,被商業氣氛過多地渲染了娛樂因素而成為“佳節”,人們失去了對“端午節”的文化初衷的認識,筆者以為,端午節被商業化,這倒是無可厚非,唯利是圖,商者也。從社會學的角度講這是一種進步,更何況它對繁榮社會,發展經濟提高人民生活質量有太多利好呢!但是作為父母,作為師者,是否可以在這個佳節寓教于樂,寓教于趣,給孩子們講講端午節,講講屈原的故事呢,讓孩子們真正地感受到詩人為理想,為正義而誓死不屈的崇高精神和不與奸佞小人同流合污的昂揚正氣!中華文明之所以能傳承千年,就是因為中華民族是堅強勇敢、充滿智慧、勤勞質樸、不畏艱險的民族,這是我們賴以為系的光榮傳統,中華傳統不能丟。勿容諱言,傳統不應阻止我們前進的腳步,但傳統的精髓,我們必須讓孩子們知道!這是一種文化上的熏陶,更是一種愛國主義教育的完美闡釋。

  “慢轉鶯喉,輕敲象板,勝讀《離騷》章句。荷香暗渡,臥聽江頭,畫舫喧疊鼓。”(宋·楊無咎《齊天樂》)穿越千古的荷風又吹過屈原故里。田野,麥黃杏熟,河畔,粽葉飄香,一個與詩人有關的節日——“端午節”又在疏疏的“黃梅時節家家雨”中向我們走來……

作者:王國民     責任編輯:劉政
江苏时时代理公司